沧・夜夏[夜]

九九八十一 填词

·在 @千秋过 的填词基础上改——了很多,另外期待一下她的天上掉下来老祖宗的后续,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因为吾辈沉迷九九八十一所以填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段历史

·历史事件太多了实在不想做批注了

·纰漏很多,还请不要在意,如有错误,请指出,建议多来点儿吾辈能接受




三国演义ver.

汉末 十常侍蜂起
桃园豪杰三结义
初出便能有功绩【1】

战乱 英雄割据现
谋董卓孟德献刀
刘关张与温侯战

司徒 巧使连环计
貂蝉许温侯凤仪
奉先除凶暴助力

幽州 众歃血为盟
张翼德醉梦未醒
徐州城早已落空

挟天子 用以令诸侯
青梅
煮酒
问谁
英雄
诏血书衣带
本初落败

斩文丑颜良
云长五关斩六将
江东易孙策亡
官渡战孟德劫乌巢烧粮

定辽东 的卢今日妨先主
元直回荐诸葛
承三顾
天下三分定于草庐

长坂坡 赵子龙七进七出
孔明舌战群儒
群英会公瑾骗蒋干盗书

借万箭 苦肉计黄盖诈降
连环计 三江口 借东风
赤壁大火焚尽魏王傲

神算 败走华容道
三气周瑜复吊孝
卧龙凤雏麾下招

雪恨 曹操割须弃袍
许褚裸衣斗马超
赵子龙截阿斗朓

兴叹 凤雏未涅槃
张翼德义释严颜
同孟起于葭萌战

子瑜 索要荆州未成
单刀赴会数云长
张黄征蜀先开仗

关云长 放水淹七军
兵退 斜谷 才误 德祖
吕子明渡江 刮骨疗毒

关公走麦城
曹孟德命数将终
曹植七步成诗
曹丕篡位刘备成都称帝

伐东吴 兵未起翼德先终
伯言烧连营 白帝城
受托孤安居平五路

征南蛮 孟获七擒纵成服
伐中原出师表
收姜维武乡侯三寸舌摇【引自原文】

失街亭 孔明挥泪斩马谡
空城计 袭陈仓 辱仲达
陇上妆神造木牛流马

七星主灯灭
汉丞相一生兢业
姜维继心力竭
托屯田避祸后主信谗言

定军山
显圣难力挽狂澜
献新谋杜预荐
刘谌劝 为时却已晚

三分归一统
鼎足三分已成梦
我却感这天命
季汉命数已尽战乱将终

这百年 叙说了浮生缱绻
这天下 这江山 终归一
三分归晋历史长河

那战场 冲淡了我的悲痛
千古风流人者
翠华想像今夕虚无寺中【2】
这人间 毕竟我真正走过【未更改】
石不转百年忠 百年诚【3】
任东西南北风
留给我一百单二十种不舍


【1】引自原文第一回

【2】引自杜甫的诗《咏怀古迹》中的 翠华想像空山外,玉殿虚无野寺中

【3】引自《柏舟》中的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当然吾辈在全职坑里也是另一个原因】。意思是魏蜀吴三国的臣子们为了自己主公的霸业的坚定不移之意志

还有一个标注在原文中了,有点儿想不起来从哪里找的了

H市某叶姓荣耀选手在离开原来的俱乐部之后连连接代言,据获悉已有美x达和金x门。

对此,某帐号在x吧上发表了长达20万字的文章,表示了自己对这位叶选手强烈的控诉。

该篇文章简直是周泽楷看了想要感叹,黄少天看了想要沉默,甚至还想要拜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为师。
其中慷慨陈词,无一句话不让人为他心疼,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可以说是『凄凄惨惨戚戚』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帐号主人姓陶。

【伞修】天命(下)

·书接前文

·仍旧不知道自己在胡诌什么

·文笔和人物形象持续掉线中

·作为一个吃一期三日的人,就算没有写过火,也是看过很多写关于火的文章的,对此很有心得

·请多指教

 

叶修怎么安慰了沐橙,怎么回到了家都已经不清楚,眼神呆滞地看着门,直到自己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睡去。

 

等到叶修再一次被冻醒,已经是天边再次微微发亮的时间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突然疑惑到为什么自己会在床上醒来,总不可能是沐橙把自己搬过来的吧——或许是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在走回到了这里也说不定。

他揉了揉太阳穴,以极弱的气息叹了一口气,便下了床,着装好,想着今天该为苏沐秋置办丧事的时候,心中又不免感叹了一下,那么好的机会,可结果还是不如意。接下来的日子也会异常艰辛啊,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到自己原来的时空。

 

“阿修!!你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沐橙马上都要出发了,快点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屋外传来,甚至和上一次说的话一模一样。叶修的瞳孔猛地一缩,这是发生了什么?苏沐秋不应该在昨天就过世了吗,怎么会......叶修在电脑主机上找到了日历,上面白纸黑色,写着今天的日期——10月21日。

 

他推开门,还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情景,苏沐秋对苏沐橙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早餐也是一模一样,这一切都在告诉叶修——你又穿越了,你还是留在了苏沐秋去世的那一天。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有机会!叶修想到这里,又开始和苏沐秋交涉起来。

“那什么沐秋,今天能换我去接沐橙吗?毕竟今天的你是寿星,所以换我来吧?”叶修在吃早饭的时候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看到了苏沐秋的犹豫,叶修再次感叹,天啊,这个妹控。“你少接沐橙一天没什么事,你在家里做好饭等着我们回来就行。”

“我不都是寿星了吗为什么还要做饭!?”苏沐秋不满地回应着,“行吧,我特别允许你去接沐橙一次,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啊?”

叶修也只是无奈的答道:“特别感动,谢谢咱们的沐秋大大啊。”

 

接下来还是和上一次一样,再一次地从魏琛手里抢了个野图——不得不说叶修还是很陶醉于这件事的,听着和上一次一模一样的骂声,叶修退出了游戏:“那我就去接沐橙了。”“哦,好的,一路小心~”苏沐秋说完,便又继续投身于和魏琛垃圾话的斗争当中了。

真正需要当心的人是谁啊。叶修无奈地穿上衣服去接苏沐橙。

 

一切都正常的进行着,叶修松了口气,在回家的路上和苏沐橙闲聊着:“叶修哥,你知道吗,我们下课铃都打了,我们班主任硬是在放学后又加了一节课!还是都在写卷子的那种,累死我了。”苏沐橙显然是对老师神奇的拖堂方式和这么晚才能给苏沐秋过生日的抱怨。

 

一切都正常的进行着?叶修是不会再说这句话了。

他们还未走到家,就看到了那被烧红了的半边天。火苗气焰嚣张地在巷子里掠夺着每一寸土地,从不远处还能听到消防车和急救车的鸣笛声,消防员才赶到现场。

 

叶修的大脑嗡的一声,大步向前狂奔过去,苏沐橙也刚从震惊中缓了过来,急忙跟上叶修,跑到那里的时候消防人员已经开始实施救援。

漫天的火光映入眼帘,空气中也带有着烧灼的气息。叶修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走近了一点儿,热浪迎面而扑来:“沐秋......”他的身体微颤着,眼睛也直勾勾地看着眼前之景,还在为刚才的狂奔喘着粗气,却无法克制地一步一步地再向前走,脑海当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

“救他!快救他!!我不能再失去他了!!快啊!!!”

他不由自主地向火场跑去:“苏沐秋!!!”围观的人纷纷投来目光,一位消防员也及时地拦下了叶修:“请您冷静一点,现在进入火场只会对您的生命安全造成影响,对于每个人,我们都会尽全力营救的。”

 

火就如同一个屏障一般隔开了两个人,也隔开了两个世界。叶修的心被揪了起来,他不断地喊着苏沐秋的名字,他仿佛能看得到那个少年在火场中的痛苦不堪,感受得到他的窒息感和热浪焚身的痛苦。他无奈,他不甘心,为什么第二次的轮回就这样结了尾,他更是无力,他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房间里,自己却被挡在这里。

 

叶修又被围观的人拉住安抚了几句,情绪才缓和了下来,他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苏沐橙一个一个问赶来的急救车里是否有见到过和她长得很相似的少年,最后也是未果,坐在叶修身边,默默的抽泣着:“叶修哥,你说哥他会不会......离开我们啊......”

叶修轻声说了一句:“怎么会呢,他肯定能活下来的。一定能。”这句话像是安慰苏沐橙的,也像是安慰自己的。沐秋他怎么可能没注意到有火灾呢,说不定早就逃出去了呢。但心中早就已经意识到了那个答案。

眼前闪过前两次苏沐秋逝去的情景,终是叹了一口气,这一次自己又失败了。

 

火被扑灭,留下的只有满墙的焦黑与人们的叹息。

 

接下来的事情叶修也意料到了——他们被通知去认领尸体,自然,他们也找到了临死之前还握着他的账号卡的那个人。

再一次的轮回,又失败了。甚至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

 

叶修不知道第多少次地再次被冻醒,又抱怨了一遍为什么当初地自己不早点儿换一床更暖和的被子,对着门外大喊:“马上就来!!”

是的,叶修一直在轮回,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他所知道的只有一次次苏沐秋一次次的死亡,他死去的方式也是千奇百怪,无论叶修再怎么吐槽那种方式,再怎么感叹苏沐秋是如何的不小心也都没有用了——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苏沐秋的死亡】,就像是天命的安排一般。

送走了沐橙,和苏沐秋一直在家里,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叶修一直保持着沉默,就算是魏琛在野图被抢之后气急败坏的骂声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更是没了往日那一副嘲讽的样子。

 

苏沐秋起身准备去接苏沐橙,看着叶修欲言又止的样子,又想起今天叶修一整天怪异的表现,不禁问道:“阿修,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修看了看时间,又无知觉地叹了口气,自己何时曾感受到过一天这么短过?叶修想要再次出声拦阻,话却堵在了嘴边,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沐秋,赶紧去接沐橙吧,我在家里等你。”末了,又补上一句:“快点儿回来。”

苏沐秋笑了笑,轻轻地抱了一下叶修,道:“阿修,你过得很不容易啊......”说罢,便离开了家。

 

出了家门,苏沐秋没有立刻离开,只是静静地背靠在门上,回忆着这多少次地轮回里自己死去的不同方式,成为灵魂之后,看着自己的妹妹和叶修痛苦的神态。“这大概就是天命吧?苏沐秋这样想着,打算离去。

 

屋内的叶修看着苏沐秋出去后,就一直对着门发呆,

自己何时相信过天命?

父母不同意他玩游戏他便离家出走,

就算是生活再艰难他也没有屈服过,

就算是被嘉世驱逐,他也只是一句“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带着一支草根队获得了冠军

多多少少的艰难困苦他都熬过来了,一次次可谓说是逆转天命——可这次他却信了天命,败给了天命。

 

确实啊,天命不可改

 

“哈,天命啊,这回我可真是信了,我当初还感谢你来着啊,原来你花了那么大的功夫就只是想让我明白,天命不可改吗!?”他抱怨着天命为什么这样戏弄他,大声地怒吼着。

叶修喘了几口气,顿了顿:“可我又怎么可能不想救他,我想和他一起进职业联盟,想和他一起创造王朝啊!!”

他摇了摇头,无奈的仰起头,看着天花板:“我一个人不也做成了吗!?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苏沐秋,我偏偏喜欢上了你!!”

门外的苏沐秋听到这句话,怔了一下,涌上心头的是听到了真相之后的惊喜,接着就是马上就要离开的怅然。

 

“大概是天命如此吧。”苏沐秋从靠着门的姿势换成了站立的姿势,整理了一下衣装,便向苏沐橙的学校走去,“不过,也正是天命让我听到了你的那句话吗?”

 

那天晚上,叶修最终也只等到了一个人回来。

 

......

 

转天的叶修睡到了自然醒,睁开眼睛,今天竟然没有冻醒都有点儿不习惯了。叶修坐了起来,对着自己的房间发呆——自己分明是回到了原来的时空。

他又坐了一会儿,看了看床头的日历,10月21日——是那家伙的生日,发现真的没有那个催促声出现后,才开始了自己一天的活动。

自己倒是在这一天呆了太久,竟对这个日期习以为常。

不过今天可不会见到苏沐秋了,叶修也没有再深入地想这些事,穿好衣服,就打算去兴欣指导新人。

就在他刚要出门的时候,苏沐橙叫住了他:“叶修哥——”

叶修回过头来,看着她。看着她欲言又止的神态,叶修觉得自己貌似猜到了什么非常不得了的东西。

“没事了,叶修哥,赶紧去咱们战队吧,我马上就过去......”她顿了顿,忍住眼眶里的泪水继续说道,“还有......今天早点儿回来。”

叶修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道:

“沐橙,你过得也很不容易啊......”说罢,便离开了上林苑。

苏沐橙在叶修离开的那一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那晚,上林苑的房间里只回来了一个人。

君莫笑的头像,也注定要和秋木苏的头像一起,永远的暗下去了。

 

【伞修】天命 完

---------------------

文章大概明白什么意思吗......希望吾辈写得没有那么难懂

有tag问题请务必和吾辈说一下。。。!
大概还会有个番外一样的东西,

大概,只是大概

 

【伞修】天命(上)

·脑洞来自和 @蓝星雪月 的脑洞交流大会,行文及语言感谢吾辈的小风的主意【她没有乐乎账号圈不出来】,以及 @英堇 的一些奇妙的交流

·苏沐秋车祸的时间,场景的是吾辈脑洞的产物,与原文无关

·时间set叶修二次退役后

·文笔及人物形象全程不在线

·注意避雷

·关于完全不知道自己每天在想什么

·新人首次上路,还请多指教

 

 

 

凉意从脚蔓延至全身,他努力缩了缩身子,闭着眼向四周摸索着被单,最终未果。叶修被冻醒了。

钟表上的时针才刚刚划过数字六——这对于叶修来讲未免也太早了。毕竟昨晚也是在荣耀中一直熬到了深夜,到现在为止,估计睡眠时间还未超过五个小时。

 

外面如墨染般的天空才刚开始褪色,天边也刚泛起鱼肚白,空气中还带着丝丝的冷意,临近霜降,一切都表明着现在已然与冬季近在咫尺了。

 

躺在床上发愣了一阵,既已无法入睡,那倒不如赶紧上线去抢个野图来的好——不过这天花板已经这么老旧了吗?他如是想着。

 

他刚想起身去把账号卡重新插回去登陆,不过他可没这个机会了,屋外已经传来了招呼声:

 

“阿修!!你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沐橙马上都要出发了,快点儿!!”

 

这一声不大,却也打破了晨间的寂静,同时也打破了叶修心中的宁静。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曾在他十八岁的青春当中留下了那么深的痕迹,但又是那么的让人怅然

 

——毕竟真的是太短了。

 

“阿修你到底起没起啊??再不快点儿来沐橙就要走了啊!”

 

“来了来了。”叶修也只好先应着,虽未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还能再看到那苏氏兄妹再齐聚一堂,再能见到自己午夜梦回时所想念的身影——那这就算是梦也再好不过了。

 

推开门,苏沐秋的絮叨声迎面而来,

“沐橙,我和你说,你第一个月已经很努力,所以考试什么的不用害怕——”苏沐橙无奈的摇了摇头,接到:“所以说哥,这都已经是第三遍了!哥你做好饭等着我凯旋归来吧!!”

“别忘了——”“哥,我没忘记带水壶,我今天会注意补充水分,中午时会好好休息。”

“嘿。”苏沐秋尴尬的笑了笑,“那祝你一天愉快。”“嗯,拜啦。”

 

叶修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有点儿像怀旧电影中的一个片段,可以在一瞬间触动人的心扉。回忆起原来今天的自己本应该站在那个橙发女孩的面前,祝她今天一天顺利,现在却离门口有着一定距离的卧室门口,不知怎得显得有些突兀,也显得有些疏离,就宛如第三者一般。确实,自己本不属于这里的。

 

“路上小心点儿。”他无意识地说出了口。“嗯,叶修哥也拜拜了。”

 

送走了苏沐橙,苏沐秋拉开了餐桌边的椅子,开始吃早饭,还示意叶修赶紧吃。

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叶修拉开苏沐秋对面的椅子坐下,装作随意的样子问道“现在什么时间?”

“啊?早上6点10分,怎么了睡傻了吗?”苏沐秋含糊不清地说着,又把一块煎蛋塞到了嘴里。

“不,我是问今天什么日子,就是几月几号,最好再带上年份。”叶修也低头开始吃饭。

“2015年10月21日。阿修你没事吧??你该不会是穿越了,现在的你是来自多少年之后的阿修???”苏沐秋从椅子上站起来,夸张地摸了摸叶修的额头,“不烫啊......”

“啊,哥没事,就问问......等,你说今天10月21日!?”

“对啊,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十八岁生日,你昨天还答应我今天第400次挑战你呢!!阿修你该不会想赖账的。。。吧。。。?”见叶修少见的沉默了,他便也静了下来。

 

其实这段时间里,叶修也不是没有在思考——这显然不是梦了,这是事实,不可反驳的事实,他回到了苏沐秋十八岁生日的那天,而且还是在他出事之前的时间。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他考虑了一下措辞,开口试探性地唤了一句:“沐秋?”

“嗯?”苏沐秋的眼睛从盘子上抬了起来,回应道。

“我和你商量件事儿,当然不是和你取消PK的事,就是今天沐橙放学,要不然让我来接?毕竟今天的你可是寿星,我怎么能让你麻烦。”叶修话毕,又在心中重复了一遍,确认了一遍没有什么错,尽量模仿着十八岁时的自己。

“哎呦呦,这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啊,行啊,那我特别允许你和我去接沐橙一次,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啊??“

完了,忘了这家伙的妹控属性了。叶修转念一想,不过这倒也没什么,我只要在那个路口拦住他就好了,“那还真是感谢我的沐秋大大了。”

“那你看今天晚上的碗......”

“我来,我来。”如果你能吃到今天的晚饭,刷一次碗可是赚大发了。

“早上的也......”“别太得寸进尺了!!”

 

放学的时间也很快来临了,叶修和苏沐秋向boss打出最后一击,在魏琛的骂声中退出了游戏。

是时候去接沐橙了,同时也得把苏沐秋看好。想到这里,叶修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还真是上天有眼啊,不希望这么一个人才就这样离去,给了我个这么好的机会,这次可不能误了。

经过这一天,叶修也逐渐习惯了这个时空,毕竟也是自己的挚友,也是自己印象深刻的一段时间,适应起来终归没有那么困难,还为几年前的沐秋和自己多赚到了几个野图,今天再把沐秋救下来,那可真的就是赚大发了。

 

“阿修。阿修?阿修!”此时的苏沐秋已经对游离了一段时间的叶修呼唤了几声了,“你没事吧,今天的你也一直在发呆,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然你在家里等我?”

“不,我没什么事,就是在盘算着今天坑了魏琛,明天改怎么从王——啊不,林杰他手里抢野图来着,别光顾着和我聊,你也看着点儿路。”

 

天色已暗,在凛冽的寒风中矗立了很久,由于校门口等待自家孩子的人实在是多,叶修和苏沐秋就选择在马路对面等待,那条马路并不宽,只有两个车道,旁边估计还能勉强走下一排自行车。“这学校拖堂不带眨眼睛的啊,这都半个多小时了。”苏沐秋搓了搓手,目光却没从校门移开过,“啊,沐橙,这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苏沐秋喊到。“天哪,还在和同学聊天,我去迎迎她啊!”说罢,便向马路对面的校门跑去。

 

瞳孔猛地缩小,记忆顿时在那一刻清晰了,叶修丝毫没有再犹豫,用尽自己的力气向苏沐秋狂奔去。

天啊,再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

一辆面包车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拐角,车不断地在串道,很明显这个司机现在并不清醒,恐怕是和朋友刚聚会完还未清醒便急着回家了。

“苏沐秋,快回来!!车!!!”由于高音嗓子不堪重负而发出的嘶哑的吼声,尖锐,刺耳,其中带有着急切,恐慌,声音在高处已经变了调。叶修的嗓子刺痛着,又再一次无限拉长了他的声带,“苏沐秋!!!”

苏沐橙终于也注意到了她的哥哥,但隔着不少的同学,想要在短时间内到达苏沐秋的身边也是不可能的:“哥!!车!!”

听到了两个人呼喊声,苏沐秋也注意到了自己的状况,想要躲,但车已经近在眼前。

此时的叶修已经在马路边,并未经过什么思考,径直向马路中央的苏沐秋冲了过去,一切都发生在那一瞬间,苏沐秋和叶修二人在马路上翻滚了几次,最终跌倒在对面马路的人行道旁。

 

叶修几乎是在跌倒的那一瞬间站了起来,顾不上自己扭伤的脚,连忙跑到苏沐秋的身边,苏沐橙也穿过了人群,来到了苏沐秋身边。

此时的苏沐秋还紧闭着双眼,叶修见状,晃了晃几下苏沐秋:“你没事吧,喂!!睁眼啊,苏沐秋!”

苏沐秋的眉峰动了动,试着活动了一下关节,待晕眩和疼痛有所缓和后睁开了眼:“这一下......可真是疼啊......”

叶修看到他除了几处擦伤并无大碍后,松了口气,苏沐橙也是着实被吓到了,眼里含着泪埋怨着自己的兄长为什么不多注意一点儿,不过万幸,叶修和苏沐秋都没出事。

 

在附近的人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围过来关心这两个少年,感叹着多亏了天命啊,救了他们,要不然他们的妹妹又该会如何的伤心呢?有的人则是想要去找那个司机,不过那辆面包车早已没了踪影。

 

叶修和苏沐秋被苏沐橙逼着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最后才放心的回了家。不过出了这么一场闹剧,今天的生日恐怕是顾不上了。

不过,一切都好不是吗?毕竟这三个人都可以一起进荣耀的职业联赛,可以一起创造嘉世王朝了,不只是三连冠,或许还可以更多。叶修跟在苏沐秋的后面如是想着,他过于陶醉于自己的理想,以至于他没有看到前面的状况。

 

当时的他们并不富有,所以住在一个比较老旧的巷子的深处,平时回来得比今天早得很多,现在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那么久难免有人在人少的地方作乱,也经常会有人借着黑暗报复或者是——为自己免去一些灾难。

 

“阿修......快去报警......带着沐橙,快......”苏沐秋无力地推开叶修,此时他借着昏黄地灯光才看清,苏沐秋的腹部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大半,狰狞的刀口向外滴着血,叶修向那个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是那辆面包车的司机。苏沐橙在一旁已经慌了神,才反应过来打了报警电话叫了救护车。

叶修没有再管那个面包车司机的事,背着苏沐秋,向巷子口走着,苏沐秋轻轻的爬在叶修的肩上:“恐怕这是天命要我死在今天吧。。。”“苏沐秋你别胡说,我好不容易从车祸里救下了你,怎么会让你死在这种地方。”

“替我照顾好沐橙......还有咱们的荣耀......就拜托你了。”苏沐秋自顾自地往下说,叶修明显感觉到了扶在自己身上的力气在减弱。

“叶修哥!救护车来了!!”沐橙从巷子口跑了回来。

“苏沐秋你再坚持一会儿,就再坚持一会儿,PK也好,洗碗也好,我都帮你干,就算我求你,不要,不要再离开我了,就这一次,就这一次......”

苏沐秋嘴角微动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也只是无奈的,以不可察觉的声音轻笑了一下,便失去了意识。

后来的在急救室外的等待和警察局的笔录都不重要了。

只有那一句话在叶修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抱歉,我们尽力了......”

 

苏沐秋,于23时59分宣告医治无效,最终还是没能熬过这一天。

而秋木苏的账号,也终将暗下去。

 

 

【伞修】天命(上)完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是会经常用数字的谐音来代替一个人的名字嘛
——
那白起是不是可以考虑叫87了???
【迷之脑洞】